• 2008-08-10

    Tag:

    耐着性子读完了《誓鸟》。

    说耐着性子读,是因为读到伤心的地方就无力再读下去了,写一个让人感动的故事的的确确是不容易,感动,需要炽烈而扭曲的,让人难以理解的爱去支撑。

    我不轻易感动,懂得感动的时候,沉醉在情意中,暂时的忘却一切,释放出平日里压抑了很久很久的情绪,脸上有时候会泛起一些红晕。

    我承认,自己涉世未深,幼稚,浅薄,可是正因为这样,我才能心里没有杂念的在想象里不顾一切地感动。现实里,我们的心被感动的时候,扑面而来的更多是一种现实的悲凉和残酷,心里是慌乱和恐惧,而不是那种华丽的伤心。

    看《誓鸟》,第一次有这种感觉,看不到主人公的苦难过后是什么,没有希望,春迟她的未来,幸福和美好渺茫地似乎要消失掉,看着她坚持着她悲哀的执着,感觉到无限的悲凉,又不得不安静地接受。

    张悦然说过,《誓鸟》中讨论了关于执着的问题,我无力去说人自身的执着,只是,和自己亲近的人的执着有时会让人心痛。

    从《未名之殇》对我的触动到看见《边城》的朴素灵性,再到发现《誓鸟》,发现《莲花》,我循着一条不为人知的,为世俗所遗忘的路走来,从此,我不再需要苍白无力的叙述和单薄的角色,在我一路走来的字字句句中,我像是在一瞬间找到了心的归宿,是的,一种诗歌化,散文化了的文字场景,是我愿望的,追求的。